• 王鐸 小楷杜詩及致戴明說信扎冊
  • 王鐸 小楷杜詩及致戴明說信扎冊
  • 王鐸 小楷杜詩及致戴明說信扎冊
  • 王鐸 小楷杜詩及致戴明說信扎冊
  • 王鐸 小楷杜詩及致戴明說信扎冊
  • 王鐸 小楷杜詩及致戴明說信扎冊
  • 王鐸 小楷杜詩及致戴明說信扎冊
  • 王鐸 小楷杜詩及致戴明說信扎冊
  • 王鐸 小楷杜詩及致戴明說信扎冊
  • 王鐸 小楷杜詩及致戴明說信扎冊
  • 王鐸 小楷杜詩及致戴明說信扎冊
  • 王鐸 小楷杜詩及致戴明說信扎冊
  • 王鐸 小楷杜詩及致戴明說信扎冊
  • 王鐸 小楷杜詩及致戴明說信扎冊

王鐸 小楷杜詩及致戴明說信扎冊

  • 藏品類型:
    書法
  • 作者:
    王鐸(1593-1652)
  • 年代:
    辛卯(1651)
  • 裝裱形式:
    冊頁
  • 材質:
    水墨紙本
  • 尺寸:
  • 藏品編號:
    3081. al
  • 內容:

    《小楷杜詩》
    款識:
    予六旬,目眩體病,不能作小楷,七次始竣廿一首。臨行治裝匆匆。岩犖先生一哂。余集諸公楷書,共成一卷。綾稀疏,墨不相浹,惟操筆者自知之。辛卯二月,□岡漁者王鐸。

    鈐印:
    王鐸、覺之。

    鑒藏印:
    緝睿

    《與戴明說三十札》
    第一札:
    長安中數與足下良覿,悉投義分,了無勢利,良難。僕誅茅一區,溺志雕蟲,足下不鄙而津津好之,斯道將白首要也。米帖第十四本雖瑕與瑜嬲,然超邁之氣終在,非瓦礫之弁珍,海岳畢智委心在此。英光他冊,駸駸再得,必遇屠龍絕技,漓然而至,一驚頹風,蔚為代寶,能不流涎想望,成一大快乎?羲之帖刻亶嘉,皆可留。昨日為他絆,遲報命。僕有暇過訪,圖消滯慮,劃焉狂嘯,以暢新悰耳。何如?復岩犖戴先生道宗。弟王鐸頓首。沖。

    鈐印:
    王鐸之印

    鑒藏印:白雲庵、緝睿

    第二札:
    品騭佳構者,皆因所見未臻其大,伏枕誦十之六,穎異峭峙,無卑聲凡調,一掃近習弱氣,當然炬細心虛秤。快哉,斯道有人矣。弟藥餌之余,望先生撥事一過,何如?唐詩弟所品第,未審有當钜目否?尚欲受教,為益不淺也。對客略報,弟王鐸拜復。

    印章:
    王鐸、覺之

    鑒藏印:
    白雲庵、緝睿、明說

    第三札:
    鐸奉岩老戴公閣下。佳書甚有體勢,漸入老成,須堅定不可移易,本二王,縱橫于諸家,足下優為之。前過訪,門者以辭,遂不得晤。設殼海味四簋,又未得遇,足下暇時尚亦有待乎?僕於書未臻堂室,足下不鄙之,乃問聽聾者耶?足下虛中弘茹者大矣,大矣。弟鐸日晡拜復。

    鈐印:
    王鐸之印

    鑒藏印:
    白雲庵、緝睿、明說

    第四札:
    畫至此,蒼老秀潤,有骨有神,弟喜甚,捧之誇耀於人,如此精詣,外人安得知乎?謝謝。裱之,攜之行李,又有一華嶽矣。《管子》在舍親處,臨行匆匆,索來再啟也。弟鐸頓首復。

    鈐印:
    王鐸

    鑒藏印:
    白雲庵、緝睿

    第五札:
    如夫人作者,傳體耶,否耶?果是,傳與志、碑不同。昨遽甚,未及聞謦欬也。舍胞弟異才鏌今尚在淺土,可憐侄七歲,求鴻筆作一傳,傳家耀俗,容過,面懇之。賤體狼狽藥裹,命蹇澀如是耶?弟鐸候示音。

    鈐印:
    王鐸

    鑒藏印:
    白雲庵、緝睿、明說

    第六札:
    詩一道,鮮有深心者,足下深之矣。七律泱泱大風,止一體不足盡足下。僕猶然蠡測溟海哉?然獨孤鏡磨之益瑩,足以盼睞千古,勿令天下窺見滄海焉耳。僕目痛甚眵,膠礙人骨,孔作窒狂言。願為足下真友,不願為足下貢諂友也,不知有可采否?此報岩翁老社盟閣下。弟王鐸頓首。

    鈐印:
    覺之、王鐸

    鑒藏印:
    白雲庵、緝睿

    第七札:
    《類苑》急欲一觀,命縑檢發。昨畫古者亦蒼老,尚讓左公荊浩筆力也。佳作雪山竟奄有荊關,而空素深博奔詣至此哉。弟王鐸拜啟。

    鈐印:
    王鐸

    鑒藏印:
    白雲庵、明說

    第八札:
    近日先生有作新詩不?命錄出一覽,以開俗塵。有得好畫軸與冊不?如有,令銀鹿持來,貧冗中一快事也。望之,切切。弟鐸頓首。

    鈐印:
    王鐸

    鑒藏印:
    白雲庵

    第九札:
    虞無糊有,胡,糊俗字,《六書故》《說文》,字皆有稽,所謂野字、吏書、市巷方言、稗官小說、僧道,稽諸經史,腓痺之疣耳。凡書,有經有外傳也,三教書皆然。有模餬,餬,續收後來字,權作通用,字學毒爭,詩文魔道,雜竄如之,何不振其疑耶?世多相稚,正在邪途五衢也,亡資亡本反來訕意高自錯者,安得如先生虛沖無勝心,真能聽於鈔。岩翁先生道社。弟王鐸拜。

    鈐印:
    王鐸

    鑒藏印:
    白雲庵、緝睿、明說

    第十札:
    弟為先生鬱鬱,曾作詩,因勞不分夙莫,手執轡,防開溝臭揚,六旬老儒歸覓枕齁齁,是以未得書也,容書之。望先生作送弟詩,祭山瀆為光重。刻下赴無益讌聚,又勞五指,奈何?弟鐸頓首。

    鈐印:
    王鐸

    鑒藏印:
    白雲庵、緝睿

    第十一札:
    大筆山水畫超邁絕倫,與古人齊,世鮮有深知者,天眼非易遘也。弟治裝,欲囊中載奇峰翠嵐而南,時一展觀,如對先生耳。啟岩犖老道社閣下。弟王鐸拜。

    鈐印:
    覺之

    鑒藏印:
    白雲庵、緝睿

    第十二札:
    賤體發汗,不能久坐,輒就褥,精氣不給於用也。冊葉稍寬政,體快之時乘興當報命耳。今日忽作泄瀉六七次,為啖瓜太多,不善節口,當慎朵頤,良有故耳。日薄莫,尚未飯,草草奉答,不文。弟王鐸頓首。

    鈐印:
    白雲庵、緝睿、明說

    第十三札:
    《類苑》半在弘文院,明日攜來也。抄本可借一觀。二詩尚讓前作,機趣未至耳。昨為師弟乃弟之誤,洗斝另一日候教。冗事擾擾,不得一閑刻,良可發哂。王鐸頓首。後無。

    鈐印:
    王鐸

    鑒藏印:
    緝睿

    第十四札:
    汪公園虛席候先生,翳然青蒼,聚談揮麈,何可無戴安道高論也。弟作數行,鵠立俟履聲珊珊,其樂孔皆。弟鐸拜啟。岩翁道盟詩社。沖。

    主人有古畫,同一披觀,何啻遊五城十二樓。

    鈐印:
    王鐸、覺之

    鑒藏印:
    緝睿

    第十五札:
    弟病,指上發腫,臀瘡勢轉劇。遣懷作二畫,一行塢,一梅和尊人也。惟台教之。弟王鐸頓首。岩翁道壇閣下。

    前荊浩畫擲下。

    鈐印:
    王鐸

    鑒藏印:
    白雲庵、緝睿、明說

    第十六札:
    畫前日業取去矣,何不蚤遣蒼頭借觀,跚跚其遲。弟鐸拜。

    《左傳》《類苑》發來,亟欲察也。附聞。

    鑒藏印:
    白雲庵

    第十七札:
    熱極,病纏為苦,跣足又無清涼之室,久缺候,乃承先生繾綣,有加無已,何以當之。彥甫七月朔即作遠行客,俟秋僕候過先生,再議也。謹報。弟王鐸拜。

    鈐印:
    王鐸、覺之

    鑒藏印:
    白雲庵、緝睿、明說

    第十八札:
    數日晝夜勞,手口無健,驂驔歸來,臂痛,無暖室,無炭,近況可笑。俚文命謄出求教,草字蛇蚓塗注,不堪紬繹,然勉搜枯腹應求者。扣門催聲如豹,安得有古之文乎?雖然,倘真同古人易來浮評,世之苦心畢力,耗日磨月,欲泣欲歌,鐵硯相語,知音寡耦,亦何益哉?大笑。王鐸頓首。苦無筆,極不堪之管,勉焉奉答啟。笑笑。

    鈐印:
    王鐸

    鑒藏印:
    白雲庵、緝睿

    第十九札:
    舍親竟攜僕選杜洎宋元詞南轅矣,細思楊猶龍處尚有此部,亦僕手批者,先生可借一寓目否?數日臂痛作楚,勞頓如何。弟鐸頓首。

    鈐印:
    王鐸、覺之

    鑒藏印:
    白雲庵

    第二十札:
    觀荊浩畫,真足狎主葵丘,借一諦視,護持敬重,寢臥其下,僕當袍笏蹣跚,為之屈拜。岩犖老道壇。弟王鐸頓首。

    鈐印:
    王鐸、覺之

    鑒藏印:
    白雲庵、緝睿、明說

    第二十一札:
    弟病瘧後岑寂之極,偶一披矚字畫,輒作敷愉。又不耐讀書,讀書則頭暈臂楚矣。荊浩軸氣象弘闊,無江南細弱態,江南未曾覯奇畫如陸探微、王維,所以沾沾董、巨,何足怪耶?夜觀此畫,目昏散,明日細覽,豈忍損壞?《類苑》數日察之,目一冊,蔣僕言舊在先生處即失一部,原無此冊也。《品匯》前已有唐世代,檢閱自見。臨硯心忡動,勉裁奉報。氣力衰孱若是,老憊光景,良可悒悒。足慢,不能過從,悵歎如何。復岩老詩伯閣下。弟王鐸拜。沖後。

    鈐印:
    王鐸、覺之

    鑒藏印:
    白雲庵、緝睿

    第二十二札:
    新借李唐、米元暉、高房山,皆真筆至寶也。主人甚秘重,先生趁日晡過我一觀,明日即來取歸耳。弟王鐸頓首。岩犖老詞翁閣下。沖後。

    鈐印:
    王鐸

    鑒藏印:
    緝睿

    第二十三札:
    架上俚字一卷,作軸,萬萬不可作圍屏,屏易【手+必】易毀,字之厄也。命蘧使勿然,俾不為驕稚乳嫗所指摘,字之幸。弟費心數次,庶不虛矣。弟鐸頓首。

    鈐印:
    王鐸

    鑒藏印:
    白雲庵、緝睿、明說

    第二十四札:
    弟病目,熱歊所致也,容勉力閱之。蠡測海,徒望洋歎耳。眼藥遍覓不能得佳者,試之寡效,為之奈何?弟鐸頓首。岩翁社盟閣下。左長。

    鈐印:
    王鐸、覺之

    鑒藏印:
    緝睿

    第二十五札:
    昨畫筆性老,幹無俗氣,但峰巒淺易,了無丘壑,蘊藉安在乎?二中四下,非大手筆也。凡作畫,盡如斯了事,畫亦何難?故知境界奇創,然後生以氣韻,乃為勝技,可奪造化者此耳。不必強定為誰氏之(按,以下殘,據《擬山園帖》補:手。不可身質,大略如是。岩犖戴老詞翁。弟王鐸。)

    鑒藏印:
    白雲庵

    第二十六札:
    尊體安善,未得過候,此情鬱滯,略此布忱,毫不能罄。弟鐸拜。岩翁閣下先生。沖。

    鈐印:
    王鐸之印

    鑒藏印:
    緝睿

    第二十七札:
    西伯為舍親攜去,日日徵求五律,去十之一自足觀,如於鱗寥寥,何嘗不濫收乎?鍾譚此道偏鋒,未深入,其選堪疑者數矣。勿好彼小家也。弟鐸拜。岩翁閣下詩盟。

    鈐印:
    覺之

    鑒藏印:
    緝睿

    第二十八札:
    畫寂寂無餘情,如倪雲林一流,雖略有淡致,不免枯乾,尫羸病夫,奄奄氣息,即謂之輕秀薄弱甚矣,大家弗然。《聖教》木板拙笨之工,離逸少神情遠極,觀之按劍,可以覆瓿也。將騎跛馬入署,草復。弟王鐸拜。沖。

    似趙大年路徑, 不可強定為某,此字畫家一症。

    鈐印:
    王鐸、覺之

    鑒藏印:
    白雲庵

    第二十九札:
    (按,前似缺。)勉焉力疾,不待五技窮矣。恨篋中無箑將意,以效華封祝耳。數日弟病小愈,筆硯塵羃,渴思先生。岩犖老詞壇閣下。後沖。

    鈐印:
    王鐸

    鑒藏印:
    緝睿

    第三十札:
    鮑照、謝靈運、謝脁皆全載《詩紀》,《詩紀》共十套,弟處無此,先生可借之他所一觀也。弟鐸頓首。岩翁老社長。沖。

    鈐印:
    覺之

    鑒藏印:
    白雲庵、緝睿

    跋文一:
    右王孟津墨蹟一冊,內小楷書杜五律二十一首,又札二十九通,皆與滄洲戴侍郎者。侍郎名明說,字道默,號巖犖,善書畫,與孟津相契最深。此冊蓋即岩犖裒集成冊以自寶者。今其後人式微,而此冊遂為吾粵丙辰進士莫君衣堂所得。先是乙卯歲,衣堂禮闈報罷,留寓內城西華門外之靜默寺。寺極靜,長夏鮮剝啄者。余時在西曹,數以公暇徒步往訪衣堂。蓋衣堂尊人乳泉先生與余為世兄弟,三十年前同舟往返京師,情如一日。衣堂於余既執禮甚恭,又篤學好古,是以余尤數視之。一日余又至,值衣堂外出,見孟津書二冊在几格間,余小憩展玩,以此冊為最妙。會晚當去,不及細閱,而時恒往來於懷。比秋閑,宋子芝山以孟津小楷杜詩石刻見示,並自為跋云:“一洗有明文董習氣,直入晉人之室。”余閱之,怳然憶其為從所見衣堂几格間冊摹刻者,而又似有不盡合之處,未審何故。蓋其時衣堂往省尊人於靜海官署,無從借勘,因使次兒士履從石本鈎摹一冊,欲存其概,而以石本歸芝山。至臈杪,余奉先君諱銜恤病困,至次年春夏間病稍愈,乃得南還,而衣堂已成進士矣。余舟過靜海,重晤莫君喬梓,譚次又從几格間見是冊,亦無暇細觀而別。會中途河決碭山,川途阻滯,比重九始至維揚。而衣堂於余行後月餘錦旋,至是亦至,相見舟次,以詩慰余,兼以攜來是冊屬跋。余憂患之餘,諸凡昏廢,顧辭不獲,乃詢次兒,取所摹芝山石本對閱,則芝山之本雖精,而已不及此遠矣,何也?是冊行中字體長短、大小參差相間,乃正右軍《樂毅》章法,而石本乃排均勻而整齊之,則書雖似晉人,而格式已落唐後矣。則此冊之可寶者一也。至諸札行草相間,蓋由誠懸入手,而出入於《聖教》《閣帖》之間。又時時染指米書,就其妙處,乃覺大令去人不遠,此其可寶者二也。且其書語皆譚詩文書畫事,自是雅不俗,此其可寶者三也。又中間論畫尤為具眼,以余所見孟津所寫山水長幀,雄奇磊落前無古人,可謂不愧其言。並憶戴巖犖題其上云“元氣磅礴,精力岌嶪。范大董深,兼而有之。此華岱巨觀”云云,宜其有相視莫逆之雅矣。余披閱數過,復使次兒重鉤冊前小楷,擬裝於所鉤石本之前,以見前人矩矱。至余以憂中不能和衣堂贈詩,聊跋此以塞命,初非尚以筆墨為事也。然因此冊回憶前塵,惘然如夢,而茲之重晤,或亦非偶然耳!衣堂其鑒之。嘉慶元年九月廿日夜,棘人馮敏昌識於維揚舟次。


    跋文二:
    右王孟津小楷書杜詩廿一首,與戴尚書札廿九通。尚書名明說,字巖犖,滄州人。前明崇禎七年進士,擢兵科給事中,入國朝官至戶部尚書。與孟津名位相埒,氣誼相孚,又皆長於書畫,故取其平日往復之札,裒集成冊,自以小名印鈐之,亦可見其珍貴矣!冊舊為瓊州莫衣堂舍人所藏,近始歸予。道光七年五月端陽前一日,臨海洪頤煊題於粵東小停雲庽齋,時日躔在申宮畢宿初度二十六分。

    鈐印:
    倦舫、洪頤煊印、筠軒、臨海洪筠軒審定珍藏


    跋文三:
    冊內每首有“緝睿”小印,朱竹垞有《高博士恒懋席上留贈公子緝睿》詩,注:“恒懋,靜海人。”倦舫續記。

    鈐印:
    洪、頤煊

    跋文四:
    王孟津行草書多見之,而小楷真跡不多見。即小楷真跡亦時見之,而如此冊之小楷不多見。沉勁蒼鬱,其手腕殆有縮龍成寸之力。董文敏所謂蠅頭細書可展為方丈大字者,此也。筠軒先生出觀,借歸展玩旬日,番禺張維屏記。

    鈐印:
    南山

    跋文五:
    王孟津書法雄視闊步,一洗明人習氣。此小楷及書札,皆與戴巖犖筆者,老年精詣,盡於此矣。丙辰三月,瓢叟並記。

    鈐印:
    寒木堂

    跋文六:
    此孟津歸田時所書,次年即歸道山。觀其用筆雄強,毫無頹唐敗象,古人於筆墨一道,志在必傳,雖書札酬應亦不苟且落筆,安得不出人頭地?燈下展閱再記。丁巳八月,試吳天章墨,瓢叟。

    鈐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