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李東陽 致楊一清信扎
  • 李東陽 致楊一清信扎
  • 李東陽 致楊一清信扎
  • 李東陽 致楊一清信扎

李東陽 致楊一清信扎

  • 藏品類型:
    書法
  • 作者:
    李東陽(1447-1516)
  • 年代:
    明 ( 1368-1644 )
  • 裝裱形式:
    手卷
  • 材質:
    水墨紙本
  • 尺寸:
  • 藏品編號:
    3116. hg
  • 內容:

    釋文(一):
    束帛1之禮,纓冠2之義,神交見合3,蓋不待言。第受命引道4,未審酌期5

    弭節6臨邊,計猶數日。南瞻西眺,耿耿于中。此得佳報,尚稽奏使,創殘及側之餘,有俟於調劑鎮定者,正自不少。

    若夫海嶽之英,山川其舍7?此有識者所同,豈吾人所暇論哉!草堂故人歸途所歷,亦復能相值8否?見則為我致千百意詢心,鄙況恐不能曲致文飾,惟故吾9未亡,或終能不負耳。便中略布一語,餘惟情亮。萬萬。

    友生李東陽再拜。邃菴先生行臺,五月九日。

    鈐印:
    賓之(朱文方印)

    釋文(二):
    南昌瑪瑙崖10已破,賊首胡雷二11,龍擒撫州12賊已得二千級。陳搃制13差人來,亦可考也。貴體□(字破損)日如何?未□(字破損)數候。惟珍攝。萬萬。

    友生東陽再拜。
    邃菴先生尊契。

    魏縣14之報聞有印信,揭帖15恐亦傳疑,未足深據,目畢仍付來手16

    參考:
    此信應書於正德六年有關江西暴亂之事。

    1510年(正德五年)前後,江西各地爆發叛亂。其中有撫州王鈺五叛亂,饒州汪澄二叛亂,瑞州羅光權叛亂,贛州何積欽叛亂,靖安縣胡雷二叛亂。山賊在山谷間據險立寨,遙相呼應,聲勢甚盛。信扎中的胡雷二即是靖安縣的亂賊。

    1511年(明武宗正德六年)二月,明廷派右都御史陳金總制軍務,調動中國南方數省軍隊前往鎮壓。叛亂軍轉入低潮。但到1517年(明武宗正德十二年),在江西南部與福建、廣東交界的山區,叛亂軍又趨活躍。明廷派遣右僉都御史王守仁為南贛巡撫,提督軍務,前去圍剿。1518年(正德十三年),叛亂被鎮壓。 

     

    釋文(三):
    初四日之約已奉達三老先生矣,黃花秋色正堪翫賞。如謹初約。

    東陽再拜。
    邃菴先生尊契。

    冗次不及裁答,輙依來簡略加抄節,不敢擅增一字也。
    初二日。亦係原文。

    釋文(四):
    復承清惠,足慰渴懷,病不能謝,至期拱候枉教。鄙詩不能次韻,亦各言其志也,不一一。

    友生東陽再拜。

    鑒藏印:
    彭城伯衣吳越王孫魏塘鼎元宰輔章(朱文方印)、息園(朱文方印)、魏塘錢氏賜餘堂書畫印(白文長方印)、錢士升印(朱文方印)、寒蓭(白文方印)

     

    注釋:
    [1]捆為一束的五匹帛。古代用為聘問、饋贈的禮物。
    [2]束冠。
    [3]互相看。
    [4]出發、啟程。
    [5]飲酒餞別之日期。
    [6]停車。
    [7]《論語‧雍也》:「子謂仲弓,曰:「犁牛之子,騂且角,雖欲勿用,山川其舍諸?」「其」通「豈」,指怎會,「舍」通「捨」,怎捨得。意指人如果是有才能,上級又怎會不捨得握用?李東陽此句有讚揚這位草堂故人有能力,而且是與李、楊二人的舊相識,但沒有提及名字,待考。
    [8]相遇。
    [9]舊日的我,此指舊日之情未逝。
    [10]位於江西。史書謂越王嶺瑪瑙寨。
    [11]是為明武宗正德六年夏四月,江西發生的一次民變,南戇盜亂。《明史紀事本末》:「先是,江西諸郡盜賊蠭起,贛賊犯新淦,執參政趙士賢。靖安賊胡雷二等據越王嶺瑪瑙寨,華林賊陳福一破瑞州,既而撫州東鄉、饒州桃源洞等處賊亦作亂。金等奏調廣西田州、東蘭等處狼兵合征之。七年春正月,南贛巡撫都御史周南率兵攻破大帽等山寨,盡平之。大帽山交界江、閩、廣三省,賊首張番璮、李四仔、鍾聰、劉條、黃鏞等聚徒數千流劫,攻陷建甯、寧化、石城、萬安諸縣。南分遣江西兵從安遠入,攻破巢穴七,廣東兵從程鄉入,攻破巢穴九,福建兵從武平入,攻破巢穴八,擒番璮等,悉斬之。俘獲賊屬,奪回良善甚眾。」
    [12]撫州,江西市,與前江西南昌市地名對。
    [13]總制,即總督。明代正德年間改名。可見此信扎應在正德年以後書寫。陳總制,即陳金,1511年明朝派右都御史陳金總制軍務,前往鎮壓江西之亂。
    [14]河北鄴城。
    [15]向上級報告。
    [16]來人、介紹來的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