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傅山行草讀書筆記冊
  • 傅山行草讀書筆記冊
  • 傅山行草讀書筆記冊
  • 傅山行草讀書筆記冊
  • 傅山行草讀書筆記冊
  • 傅山行草讀書筆記冊
  • 傅山行草讀書筆記冊
  • 傅山行草讀書筆記冊
  • 傅山行草讀書筆記冊
  • 傅山行草讀書筆記冊
  • 傅山行草讀書筆記冊
  • 傅山行草讀書筆記冊
  • 傅山行草讀書筆記冊
  • 傅山行草讀書筆記冊
  • 傅山行草讀書筆記冊
  • 傅山行草讀書筆記冊
  • 傅山行草讀書筆記冊

傅山行草讀書筆記冊

  • 藏品類型:
    書法
  • 作者:
    傅山(1607-1684)
  • 年代:
    清(1636-1911)
  • 裝裱形式:
    冊頁
  • 材質:
    水墨紙本
  • 尺寸:
    各頁縱:26.3厘米 橫:16.3厘米(本幅)
  • 藏品編號:
    3010. al
  • 內容:

    本幅
    釋文一:
    「大揆度儀,若覺臥,若晦明」,言淵色以自詰也,靜默以審慮,依賢可用也。仁良既明,通於可不利害之理,循發蒙也。故曰:「若覺臥,若晦明,若敖之在堯也。」

    釋文二:
    齊宣王見顏斶曰:「斶前!」斶亦曰:「王前!」宣王不說。左右曰:「王,人君也。斶,人臣也。王曰『斶前』,斶亦曰『王前』,可乎?」斶對曰:「夫斶前為慕勢,王前為趨士。與使斶為慕勢,不如使王為趨士。」王忿然作色:「王者貴乎?士貴乎?」對曰:「士貴耳,王者不貴。」王曰:「有說乎?」斶曰:「有。昔者秦攻齊,令:『有敢去柳下季壟五十步而樵採者,死不赦。』令曰:『有能得齊王頭者,封萬戶侯,賜金千鎰。』由是觀之,生王之頭,曾不若死士之壟也。」宣王默然不悅。

    生王之頭,曾不若死士之壟。

    釋文三:
    「毋訪于佞」,言毋用佞人也,用佞人則私多行。「毋蓄于諂」,言毋聽諂,聽諂則欺上。「毋育于凶」,言毋使暴,使暴則傷民。「毋監于讒」,言毋聽讒,聽讒則失士。夫行私、欺上、傷民、失士,此四者用,所以害君義失正也。夫為君上者,既失其義正,而倚以為名譽。為臣者不忠而邪,以趨爵祿,亂俗敗世,以偷安懷樂,雖廣其威,可損也。故曰「不正廣其荒」。是以古之人,阻其路,塞其遂,守而物修,故著之簡筴,傳以告後世人曰:「其為怨也,是以威盡焉。」

    田子方云:「貧賤者驕人耳,富貴安敢驕人。」

    貧賤驕人,富貴安敢驕人。遺以牛羊。

    釋文四:
    「不用其區區」者,虛也,人而無良焉(良字不解),故曰虛也。凡堅解而不動,陼隄而不行,其于時必失,失則癈而不濟。失(此當是夫字)植之正而不謬,不可賢也。植而無能,不可善也。所賢美于聖人者,以其與變隨化也。淵泉而不盡,微約而流施。是以德之流,潤澤均加于萬物。故曰「聖人參于天地」。「鳥飛准繩」,此言大人之義也。夫鳥之飛也,必還山集谷,不還山則困,不集谷則死。山與谷之處也,不必正直,而還山集谷,曲則曲矣,而名繩焉。以為鳥起于北,意南而至于南。起于南,意北而至于北,苟大意得,不以小缺為傷。故聖人美而著之曰:「千里之路,不可扶以繩。萬家之都,不可平以准。」言大人之行,不必以先帝,常義立之謂賢。故為上者之論其下也,不可以失此術也。

    釋文五:
    「讂充」,言心也,心欲忠。「末衡」,言耳目也,耳目欲端。中正者,治之本也。耳司聽,聽必順聞,聞審謂之聰。目司視,視必順見,見察謂之明。心司慮,慮必順言,言得謂之知。聰明以知則博,博而不惛,所以易政也。政易民利,利乃勸,勸則告。聽不順(此二字疑衍),不審不聰,不審不聰則繆。視不察不明,不察不明則過。慮不得不知,不得不知則昏。繆過以昬則憂,憂則所以伎苛,伎苛所以險政,政險民害,害乃怨,怨則凶。故曰:「讂充末衡,言易政利民也。」

    釋文六:
    「可淺可深,可沈可浮,可曲可直,可言可默」,此言指意要功之謂也。「天不一時,地不一利,人不一事」,是以著業不得不多,人之名位不得不殊方。明者察于事,故不官于物而旁通于道。道也者,通乎無上,詳乎無窮,運乎諸生。是故辨于一言,察于一治,攻于一事者,可以曲說,而不可以廣舉。聖人由此知言之不可兼也,故博為之治,而計其意。知事之不可兼也,故名為之說,而況其功。歲有春秋冬夏,月有上下中旬,日有朝暮,夜有昬晨,半星辰序,各有其司。故曰天不一時。山陵岑巖,淵泉閎流,泉踰瀷而不盡,薄承瀷而不滿。高下肌[肥]磽,物有所宜,故曰地不一利。鄉有俗,國有法,食飲不同味,衣服異采。世用器械,規矩繩准,稱量數度,品有所成,故曰人不一事。此各事之儀,其詳不可盡也。

    「泉踰」二句有細理,解不出。「瀷」,《說文》曰:「水,出河南密縣,入潁。」「潩」字下亦云尔。然則「潩、瀷」一字也。《玉篇》同《說文》。《廣韻》于「潩」如《說文》,于瀷則曰:「水聚。」《房注》曰:「湊漏之水。」不知湊漏何義。

    釋文七:
    「可正而視」,言察美惡,審別良苦,不可以不審。操分不雜,故政治不悔。「定而履」,言處其位,行其路,為其事,則民守其職而不亂,故葆統而好終。「深而迹」,言明墨章書,道德有常,則後世人人修理而不迷,故名聲不息。「夫天地一險不易,若鼓之有楟擿,擋則擊」,言苟有唱之,必有和之,和之不差,因以盡天地之道。景不為曲物直,響不為惡聲美。是以聖人明乎物之性者,必以其類來也,故君子繩繩乎慎其所先。

    釋文八:
    「天地萬物之橐也,宙合有橐天地」,天地苴萬物,故曰萬物之橐。宙合之意,上通于天之上,下泉于地之下,外出于四海之外,合絡天地,以為一裹。散之至於無閒。不可名而山。是大之無外,小之無內,故曰有橐天地,其義不傳(此難解)。一典品之不極一薄,然而典品無治也。多內則富,時出則當。而聖人之道,貴富以當。奚謂當,本乎無妄之治,運乎無方之事,應變不失之謂當。變無不至,無有應當本(難解)錯不敢忿。故言而名之曰宙合。

    若炤上文來「變無不至」,則當云「應無有當」,猶言應無一定之質,隨其變而應之也。當有當然之妙,而非有所謂當然先著于其中,如適莫之類。

    慶忌蟡
    《管子‧水地篇》:涸澤數百歲,谷之不徙,水之不絕者生慶忌。慶忌者,其狀若人,其長四寸,衣黃衣,冠黃冠,載黃蓋,乘小馬,好疾馳,以其名呼之,可使千里外一日反報,此涸澤之精也。涸川之精者,生蟡,蟡者一頭而兩身。

    睇于左股(今行《易經》但云「明夷于左股」,無「睇」字。)

    《內則》:「不敢睇視(引誤)。」《鄭氏注》曰:「睇,傾視也。」《易》曰:「明夷睇於左股。」《正義》曰:「是明夷六二爻辭。注云:旁視為睇。六二,辰在酉,酉在西方,又下體離,離為目。九三,體在震,震東方,九三,又在辰,辰得巽氣為股。此謂六二有明德,欲承九三。故云睇於左股。」唐李鼎祚《易解》于此爻亦無「睇」字。

    矢得勿恤
    《晉‧六五》今行為「矢得勿恤」,荀爽曰:「五從坤動而來,為離。離者,射也,故曰矢得。」象曰:「矢得勿恤,往有慶也。」虞翻曰:「動之乾,乾,為慶也。矢,古誓字。誓,信也。」經學亂訟如此。

    則豈不得以
    《檀弓》:「公肩假曰:般,尔以人之母尝巧,則豈不得以(句)?其母(無)以尝巧者乎?則病者乎?」《注》:「以已通」,此固然。然亦可連下讀,下「母」字亦如上「母」字。猶言人葬母有一定之禮。尔豈不得以人之母尝巧,則病不快歟?亦通且,爽快而古。

    有易、河伯、僕牛(古文可繹誦之。)

    《大荒東經》:「有招搖山,……有國曰玄股(自髀以下若漆),黍食,使四鳥。有困民國,勾姓而食。有人曰王亥,两手操鳥,方食其頭。王亥託有易、河伯僕牛。有易殺王亥,取僕牛。河念有易,有易潛出,為國於獸,方食之,名曰搖民。帝舜生戲,戲生搖民。海內有兩人,名曰女丑,女丑有大蠏。」《注》曰:「河伯、僕牛,皆人姓名。託,寄也。見《竹書》。竹書曰:『殷王子亥,賓于有易而淫焉。有易之君綿臣殺而放之,是故殷王甲微假師于河伯,以伐有易,滅之,遂殺其君綿臣也。』言有易本与河伯友善,甲微殷之賢王,假師以義伐罪,故河伯不得不助滅之,既而哀念有易,使得潜化而出,化為搖民國也。」事總不可考,而文法奧簡如斷,最可喜。

    掉磬
    《內則》:「舅姑若使介婦,毋敢敵耦於冢婦。」《注》:「雖有勤勞,不敢掉磬。」《隱義》云:「齊人以相絞訐為掉磬。」崔云:「北海人謂相激事為掉磬也。」《正義》云:「庾氏云:『齊人謂之差訐。』」

    名字豔者(來豔、宗豔、閻豔、暨豔、蜀宗預字德豔)
    《東漢書》:「來豔」。《三國志‧劉放傳注》,「孫資」事中有「宗豔」。《張既傳注》,「韓遂」事中有遂壻「閻行」,行又名豔。又有「暨豔」,吳人。

    釋文九:
    [……]無性,不俠猶不儒。龍川似水火,其實知程朱。

    念我伯陽

    柳峪似谷口,姓還同子真。上京名不震,倫儗德彌尊。白日無朋友,黃泉有段孫。心期長夜合,抵掌論乾坤。

    溝壑平生矢,山河大帽孤(登危帽)。呻 吟聊歲月,教授謝生徒。腐鑄完人範,愁琱老骨枯。廿年誰見齒(常不关),一杖不曾扶。

    偶語汾東廟,俄然成古今。且憐明礼義,遑怪陋知心。藥石聞長(隣)笛,沙灘見小琴(晉諺謂造墳為琴墳也)。題碑吾後死,鐫字囑深深。

    每過朝陽洞,慇傳好在聲。今來逢道士,不復說先生。尔我俱無用,存亡未免情。時齊遺俗繫,揖讓叔柴荊。

    釋文十:
    產字產子
    《戰國‧周策》:「謂周最曰:不與伐齊,產以忿強秦。」《注》:「產,猶生也。魏欲伐齊,巳獨不與,猶生此節目也。」又「蘇厲為周最謂蘇秦曰:是君以合強楚與齊吏產子。」《注》:「言再世也。」


    《戰國‧秦策》:「秦子異人質于趙,處于○城。」《注》:「趙地缺。」《補注》:「字書無○字。」《龍龕手鑑》云:「音脚。」

    戰國兩公孫弘
    一齊人,為孟嘗君見秦昭王者。一中山臣也。《韓子》曰:「公孫弘斷髮而為越王騎」。又一人也。

    人以鼠字為名者
    《戰國策》:楚有昭鼠,為宛公。見《楚策》。

    大馬   大字或是犬字

    《戰國‧燕策》,蘇代自齊獻于燕王,有曰:「今王信田伐與參、去疾之言,且攻齊,使齊大馬而不言燕。」《注》:「大馬,言已賤齊如之,又不泄燕之謀。」《補》曰:「一本『大馬[馬戔]』,字書無,[馬戔]字恐即賤。」

    中章胥己
    《韓非子》:「王登為中牟令,言于襄王曰:中牟有士曰○○○○。」

    謳癸
    《韓非子》:「宋王與齊仇也,築武宮。○○倡,行者止觀,築者不倦。」

    樛流
    揚子雲《反離騷》云:「乘雲蜺之旖旎兮,望崑崙以樛流。」《注》:「師古曰:猶周流也。」《甘泉賦》曰:「覽樛流于高光(宮名)兮,溶方皇于西清。」師古曰:「樛流,猶屈折也。」

    釋文十一:
    《即事小篆屏子詒知》

    大乙光輝明斗極,德星旗鼓動邊闤。寶符行部探應得,兵甲蟠胸轡首閑。蒿目耽耽雕尉帳,春心落落雁門関。風塵不傍滹沱起,清嘯差于越石閒。絕塞飛狐雄顧盼,長城綉虎卧斒斕。遙論華冑懷西鄂,頓忘文移自北山。白蜺公安巖下茀,驊騮驚喜厩中羼。三君仲舉原方峻,五家元龍未易攀。感慨埽除天下士,裵徊湖海廣陵間。人如許氾牀從下,客得周璆榻與班。即有傭奴多瑣細,翻苛豪傑意闌珊。只今鼓角詞壇上,誰放旌旗摩壘還。但是高才能(都)刮目,盡傾家釀共開顏。西京國士揮鞭影,東魯儒生解劍環。雲連太岱吞千里,河出崑崙抱一灣。七始八音吹大雅,三光五嶽歎時艱。何當出處同金斷,容易文章入杼□。每憶東山辰告遠,寧如鄴下擬詩嬽。鴻篇力掣鯨魚困,艷語羞同翡翠翾。典冊高文須復命,飛書馳檄足先頒。垂櫜已示軍容整,緩帶徐瞻礼樂嫺。豈為(按)狋氏驕獫載,且□烏止亂牂朌。旗頭欲落真龍下,革面全隱變豹斑。象緯不虛隆布令,蹉跎誰效箒耙□。顛毛忍為神州短,髀肉能甘塞馬頑。方外無聊勞物色,醉中相視側巾綸。華筵真氣青霜鬢,夏屋生情紫霧鬟。潼酪知難澆磊塊,吳歈消遣度綿監。氷窓暗覺心肝好,墨盾還悲臂力孱。只待祝阿重拜日,藥苗終為礪長[金孱](礪效遣)。漢唐奇氣兩王孫,避世知無金馬門。環海交游人潦倒,代州賓主自乾坤。共猜食雁真成美,誰道彫蟲斐易諼。此日壺觴應有句,神仙未暇說桃源。

    蚝字有何好處而以之命名者?苻秦有張蚝、王蚝,姚秦有姚蚝、彭蚝。真氐羗之名哉!

    釋文十二:
    堯柳,地名(宋書《沈田子傳》有之,《宋武帝紀》有之。)

    《苻健記》:「健遣其子萇率苻雄、苻菁眾五萬,距桓溫于堯柳城、愁思堆。溫轉戢而前,次于灞上,萇等退營城南。」《姚泓記》:「泓遣給事黃門侍郎姚和都屯于堯柳,以備沈田子。」又云:「劉裕死于陝城,遣沈林子率精兵萬餘,越山開道,會沈田子于青泥,將攻堯柳。」舜梧。

    舜葬蒼梧。雲去蒼梧野。

    印章:
    傅山之印(白文方印)、傅山之印(白文方印)

    鑒藏印:
    繹明藏(白文長方印)、繹明清翫(白文方印)

    跋尾
    題跋一:
    青主平日讀書甚勤,隨手寫錄,故流傳者甚多。余所見即有數十冊。此冊有錄《國語》者,有釋《管子》、《淮南子》者,與宣統間丁寶銓氏所輯刊《青主全集》中讀子各條正復相類。又七言排律及七言律各一首,為各刊本所無。惜丁氏輯刻時未及見也。

    遐菴葉恭綽識。

    印章:
    葉恭綽(白文方印)

    題跋二:
    傅青主在明時嘗入三立書院肄業。一日,與同牕馬生較記誦之能,由旦至暮,以得誦五十餘篇勝。鼎革後,懸壺鬻書為生,然讀書著述之志益堅。顧亭林、閻百詩遊山右,皆訪青主於太原松莊。青主之於學,雖精湛不及亭林、百詩,然道兼仙釋,出入諸子,非特以經學為重,故能為清初士林所重。青主讀書,喜作批注劄記,無意驚俗媚世,筆端汪洋恣肆,胷次學殖在焉。青主書負盛名,隻字片楮人皆藏弆,其存世墨跡精品,亦多為詩稿劄記。癸巳[2013]暮秋遊香江,

    林霄兄出此冊索題,為記青主讀書故實,應命。謙慎,時年五十有九。

    印章:
    白謙慎印(白文方印)、懷谷(朱文方印)、芸窗(朱文長方印)、嶺上白雲(朱文長方印)

    著錄
    葉恭綽:《矩園餘墨》,瀋陽:遼寧教育出版社,1997年。